九泰基金总裁助理郑立昌:新三板的估值应该放在经济转型大背景之下

时间:2015-04-14

【导读】新三板将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重要的一极,在资本市场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交易量也会越来越活跃,投资者普遍担心的流动性问题,将在制度和交易机制完善的过程中逐步得到解决。投资新三板,最根本的还是挖掘到真正有成长性的企业,把握好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现在当日交易量从2个亿到50亿,新三板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经历了截然不同的待遇,如今,各类挖掘新三板投资机会的金融产品层出不穷。新三板——这一有望成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新事物,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当下,将承担什么样的使命?如何看待新三板的爆炒和高估值?新三板未来的流动性如何?
        九泰基金总裁助理兼产业投资部总经理郑立昌在接受中国基金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新三板将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重要的一极,在资本市场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交易量也会越来越活跃,投资者普遍担心的流动性问题,将在制度和交易机制完善的过程中逐步得到解决。投资新三板,最根本的还是挖掘到真正有成长性的企业,把握好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不能静态地看新三板估值
        郑立昌认为,中国经济要转型升级,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大胆鼓励创新,对基层的中小企业在融资、税收等方面松绑。中小企业最困难的是融资,要让好的中小企业在中国扎根,就必须解决这一难题,新三板恰好应运而生。创业板上市的门槛实际上仍然很高,没有很好地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新三板2014年挂牌1500家左右,目前交易量井喷,可望培育成中国的纳斯达克,目前不少市场人士最大的担忧,就是新三板企业遭遇爆炒从而推升估值泡沫,但回到十年前,中国的房价有多少人认为不高?再往前的1993年,有多少人又认为A股市场便宜?如果那个时候进入A股一直到现在,或者十年前投资了房地产,财富回报毫无疑问是惊人的!
       “我们确实不能静态地看新三板的估值,而是要放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之下,未来经济发展的质量会越来越高,中小企业的高技术含量成色会越来越足,这些代表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企业将成为新的蓝筹股,比如阿里巴巴、腾讯。”在郑立昌看来,新三板的战略核心意义,在于它代表了资本市场和经济发展的重要一极。
        但这并非意味着新三板企业闭着眼就能投资,郑立昌表示,未来很多高成长企业会进入新三板,很多此前不符合A股上市条件的传统企业也会去新三板上市,泥沙俱下的环境之下这些传统企业的估值泡沫将十分明显,短期之内这些传统企业所占的比例可能还不低。以纳斯达克为例,实际上包括三个层次的上市企业,A层是连续竞价交易的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占比为10%左右;B层是实行做市交易的纳斯达克全球,占比为20%至30%;C层是协议转让的纳斯达克,占比为60%到70%左右。也就是说,即便在纳斯达克市场,也有大量上市企业是僵尸企业。
        “毫无疑问,新三板未来也会有不少僵尸企业,但新三板在优质企业的上会比纳斯达克多,因为A股上市门槛相对还是比较高,积累了大量的优质小企业来上新三板。随着交易越来越活跃,财富效应彰显之后,分化也会日益明显,好的新三板企业估值将越来越高。”郑立昌表示,新三板企业没有涨跌幅限制,A股市场上的僵尸企业或者质地较差的企业以前至少还有壳价值存在,相比之下,如果投资了差的企业,新三板的投资风险比A股就要高很多。
        企业基本面在投资逻辑中占比最大
        郑立昌此前在九泰基金的股东方九鼎投资做PE多年,对于PE来说,投资的企业上不了市成为最大的风险,这就要求投资人对企业基本面有深刻而全面的理解。在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郑立昌首先从团队搭建上控制好投资新三板企业的风险,团队成员一是包括九鼎一样的投资机构人员,能从投资的角度来判断企业的价值和风险;二是来源于实业的人员,对行业的发展状况和竞争情况有着深刻理解;这些团队成员对产业的经营模式、竞争格局和企业的优劣势有着多年的研究和投资经验;此外,郑立昌还延揽了一些有投行工作经验的人员,以利于从投资的角度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目前,九泰基 金产业投资部团队成员超过30人,主要分布在TMT、生物医药、消费、环保和新材料、高端制造等行业领域。
        团队搭建外,郑立昌还表示,新三板有部分非市场化的交易因素在里面,波动风险较大,很多投资人奔着政策红利而来,一旦政策不确定性增加,投资风险就凸显出来,有鉴于此,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还从产品设计上考虑到政策红利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
        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把企业分为A、B、C三类,A类企业有一定体量,所在行业发展前景较好,管理团队也比较优秀;B类企业行业发展前景较好,企业经营上优势突出,但规模较小,或者是传统企业里面体量较大,但价格比较合理;C类企业主要是A类和B类之外的企业。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主要投资的新三板企业,是A类和B类企业,C类企业基本上不碰。
        按照郑立昌的理解,PE投资主要是赚企业成长的钱和制度性溢价的钱,但资本市场各项制度的日趋完善会逐步取消制度性溢价,PE最终只能是赚企业成长的钱。最终消灭制度性溢价的,可能不是注册制的出台,而是新三板,因为新三板将使得股票的供求放大,资本市场的供求关系趋于平衡,制度性溢价存在的基础也就随之消失。作为一项新事物,新三板起步之初遭到爆炒是正常的,但股票的炒作不应该影响到投资人的投资决策,只是增加了投资的难度,要求专业的机构投资人增加投资的安全边际,更加注重企业的基本面投资,控制好风险。
       流动性预期比流动性本身更重要
       投资新三板企业,投资人最担心的流动性,在一波接一波的爆炒之后,最终如何退出?郑立昌表示,新三板未来的交易一定会越来越活跃,连续竞价和分层交易很可能也会推出,这将极大地缓解新三板市场的流动性。投机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制度和交易机制的不完善,一旦这些制度性缺失解决,流动性问题就会逐步得到解决。在产品设计方面,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也会尽量延长产品的运作期限。
       “流行性其实并不重要,流动性预期才是最重要的!”郑立昌说,随着新三板的交易日趋活跃,体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好企业进入新三板,流动性预期就会越来越好,所谓的流动性困境将得到极大解决。此外,在具体投资上,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将给予投资经理一定的投资决策权,同时加强全员风险管理意识。投资和风险永远是无法割裂的一体两面,风险管理的人其实也必须了解投资,这样才能真正做好风险管理;做投资的人对风险必须有相当的了解和体认,所有的投资其实都是解决两个问题:你能赚多少钱?你的风险成本又多高?投资永远都是风险与收益的平衡。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措施,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倡导挖掘真正的成长股,首先是行业前景要好,其次是企业在整个行业里面竞争优势明显。比如围绕经济转型升级,郑立昌认为,提高经济质量,核心还是靠制度和技术,比如节能环保,无论是水污染治理,还是土壤修复,除了制度保障以外,技术的突破是关键。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的目标,就是挖掘那些有核心技术,符合未来产业发展大方向的企业,“企业实实在在的成长,而不是伪成长,将是解决流动性和获取收益的不二法宝。”郑立昌表示,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将重点挖掘一下几个产业的投资机会:一是生物制药。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医疗保健是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刚需;二是与互联网相关的产业,比如大数据等;三是高端制造。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